「只要你过得好,我也过得好」从一句惯用问候语看社会氛围_B再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申博会员登入
主页 > B再生活 >「只要你过得好,我也过得好」从一句惯用问候语看社会氛围 > > 正文

「只要你过得好,我也过得好」从一句惯用问候语看社会氛围

2020-06-11 点赞:126 浏览量:282

「只要你过得好,我也过得好」从一句惯用问候语看社会氛围

2014 年 11 月的某一天,我接到一通来自全州松川情报通信学校相关人士的电话。这个陌生的学校是全州的少年辅育院。透过读书接力的活动,全校师生与职员都读了我所写的《即使如此仍有权做梦》一书,后来他们把少年辅育院的学生们写给我的信与读书心得收集起来,并拜託我到校演讲。读了我尚且不足与羞涩的文章之后仍说想要见我,我怀抱感激的心情一口答应要拜访那个地方。

抵达学校之后,院长和各位教职员温暖地迎接了我。在演讲开始之前,院长请我在留言本上写一段话,于是我想起了这句话:「Si vales bene est, ego valeo.」

院长看到我在留言本上写了这句话便唸出声音来,他还没能唸完整句就尴尬地笑了。「Si vales……[1]呵呵。真的是有点那个喔。」

院长这幺说也无可厚非。其实院长没有唸错,只是有些音调和长短音的微妙差异。「Si vales bene est, ego valeo.」我把唸法告诉院长,也向他说明了这句话的意思。我马上就会跟各位说明这句话的含意,而我写这句话的用意是为了传达给学生「只要学生好,我就会很好」的这份心意。

在教室里见到的孩子们乍看之下十分稚气。通常来上这种演讲或课程的学生都是为了把座位填满而被强制叫来的学生,所以大家常打瞌睡或做别的事情,但那天参加演讲的师生都显得相当真挚。演讲结束后有一段自由问答的时间,一名院生举手向我发问。

「我们为了弥补过去犯下的错误鼓起了心中的勇气。而让人能鼓起勇气的原因是老师的书带给我们力量。但是万一我从这里出去之后想继续犯错的诱惑又在我心里出现的话,我该怎幺战胜它呢?」

我被这个问题震撼地止住呼吸,胸口也变得很闷。一个正值向父母撒娇的国中年纪的孩子竟然问了这个问题,实在是令人难以承受的一件事。我没办法明确地给他一个答案。然而又有谁能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呢?就连年纪比国中生大上许多的大人也仍旧在抵抗着自己心中大大小小的诱惑,何况这些孩子都是需要受到社会和大人保护的未成年者。因此孩子们所犯的错误有一部分,不,应该是说有绝大部分的责任必须归咎于大人。我看着无法给予明确答覆的无力的自己,在回程的火车上心情无比沉重。然后我再度思考我在留言本写下的那句话。

「Si vales bene est, ego valeo.」这句话是罗马人写信时所使用的第一句问候。这句话的意思是:「只要你过得好就好了,我也过得很好。」当时的纸很贵重,所以罗马人不会写出完整的一句话,而是取每个单字的第一个字母缩写成「S.V.B.E.E.V.」。或是写成「Si vales bene, valeo.」这句缩短的句子意思是:「只要你过得好,我也过得好。」

既然聊到这些,我就跟各位说明一下罗马的问候语。罗马人打招呼的对象只有一人的时候会说「Salve!」或是「Ave!」跟多人打招呼时会说「Salvete」。这些话的意思都是「你好」。我们每个人都至少听过一次的「Ave Maria」也是罗马人的问候语,意指「你好,玛利亚」。就像罗马人写信时使用的词一样,道别的对象为一人时会说「Vale」,对多人道别时就说「Valete」,这些话的意思皆为「安好,再会」。在今日的欧洲语言当中就数西班牙语保留了最多的罗马人问候语。西班牙语的「vale」代表「好,可以!」的意思,经常使用于日常对话,也含有「再见」的道别问候之意。

接着再让我们回到写信用语吧。罗马人写信时经常以与格标示写信人的名字为起始,随后再写收信人的名字和问候语。问候语是写成「Salutem dicit」(向您问候)或「Salutem plurimam dicit」(致上最诚挚的问候)。因为纸张贵重,罗马人也会将这些问候语改用每个单字的第一个字母缩写成「S.D.」和「S.P.D.」。

Cicero Attico S. P. D.
向Cicero Attico致上最诚挚的问候。

另一方面,信件结尾时会写上问候语「Vale/curaut valeas」(愿安好),随后再加上「D. pri. Non. Nov. Brundisio」的资讯。这段资讯的内容是「Data(dabam) pridie Nonas Novembres Brundisio」的缩写,意思是「11月4日在布林迪西交给邮差」。「D」是「交给邮差」的缩写,「pri. Non. Nov.」是寄信的日期,「Brundisio」是信件寄送的地点。

此外,罗马人认定在收信人收到信并读了信之后自己的想法才算传递出去,因此罗马人会依照那个时候的时制写信。例如现在式改为过去式,过去式改为过去完成式,未来则以主动未来分词表示。所以在书信体当中的时间副词也有不同的用法。

hodie 今天 → eo die 那天
heri 昨天 → pridie 前一天
cras 明天 → postridie, postero die 第二天
nunc 现在 → tum 当时
adhuc 目前为止 → ad id tempus 那时为止

古代的邮政制度是国家权限的一环,尤其邮政也和国家的安全保障息息相关,因此也作为军事目的来使用。正因如此,罗马时代的邮局是归属皇帝所信任的执政官监督管辖。在行使和执行统治权时,皇帝的敕令必须从首都罗马发送到各个领地,当时最重要的送件工具是马。如果要用最快的速度寄送邮件,就必须靠马全力疾奔,然后在马疲累的地点再换乘另一匹马。为了做到这一点,每个据点都设置了「站」(statio),并任命一个管理该站的邮局局长。

这里所使用的「站」也演变成英语的「station」。邮局局长的职责和现代不同,当时的邮局局长负责管理马匹的交换、马夫管理、兽医师的管理和监督等内容。有一个说法是,皇帝在罗马颁布敕令后到传递至巴黎为止需花费两天的时间。从这一点就能让我们了解到罗马不只是靠军事力量来维持「Pax Romana」,意即「罗马式的和平」。由此可知,罗马建立了当时最尖端的通讯体系,利用其他古代社会都没有的完善道路网(社会间接资本)来支配整个国家。

那幺一般百姓是如何利用邮务制度的呢?一般人会利用相当于今日的快递,被称为「Cursor」的跑腿工,或是利用邮件配送夫「Tabellarius」。不过这两种寄送方式很昂贵,所以只有富翁才会利用跑腿工和邮件配送夫,庶民则普遍透过要前往相同方向的友人来传递邮件。

Si vales bene est, ego valeo.
如果你过得好就好了。我也过得很好。
Si vales bene, valeo.
只要你过得好,我也过得好。

「只要你过得好,我也过得好。」请从罗马人的这句信件问候语试着发想。将他人的安好视为第一要务,所以问候语才会写「只要你安好,我才会安好」,罗马人的问候让人心头一暖。对照现代人的「只要我能满足、只要我过得好,别人变得怎样我都不在意」,我不禁感到我们的生活充满危机,令人不胜唏嘘。其实我们的思考在不知不觉间变成现在这样,并不是人心变险恶的关係,而是我们渐渐失去了为人着想的从容心情。

长久的景气消沉、看不见希望的失业率、越来越刻薄的工作环境让年轻人放弃恋爱、结婚和育儿,在不安定的未来之中逐渐丧失从容。而中壮年层的情形也没有太大的不同,为了寻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割捨了自我。整个社会变得越来越严苛,没有一个喘气的余地,于是人们比起「一起」更偏好「一人」。当然,我每天也几乎都是「一人吃饭」,但是这种社会趋势逐渐增加并不是一个好现象。除了单身族群增加之外,和年轻人聊过之后发现他们对「一起」和「共同」感到疲乏,甚至会因此感到疲累和压力。

最近「各自付款」的文化已经比过去来得普遍。另外,许多人不想要付钱吃一顿不自在的饭,而多人一起吃饭的费用比起一人吃饭还多,心理负担也更重。于是这些便反映出现代的想法:我们想配合自己的经济状况把钱花在刀口上,在自己想吃的时候吃、想喝酒的时候喝酒,不用在意他人眼光,大大方方地享受一切。我认为,从历史的观点来看,无论是正面的意义或负面的意义,一向拥有强烈共同体思想的韩国人意识正面临一个极大的转捩点。「各自谋生」这句话是存活在这个不公义时代之中的最佳方式,同理,「单身族群」的兴起以及不得不选择成为「单身族群」的现象恰恰反向映衬出了现实。

但是,什幺事情都一个人做的「单身时代」过久了必然会伴随着「孤独死」的增加和类似的心酸社会现象。昨日的问候不保证能够延续为今日的安好,人人各自忙于自己的生活,即使几天没见到某个人,也只会猜测他或许在忙而这幺忽略了。或许他正在某处痛苦地等待援手,或许他正在受苦也说不定。无论是生理或心灵上,离他最近的人可能就是自己,而我却没发现这个事实,就这样漫不经心地度过生活。

可能有人会认为这份忧虑过于牵强,实际上这已经发生在我们的社会周遭了。而其实我也曾因为埋头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而无意地忽略了需要帮助的人,结果我是透过讣文才得知他们的消息。因为这样我被思念所折磨,被莫大的痛苦席捲。

我想,我无法强迫人去享受「一起」(cum)和「共同」(cum)。但是我认为「一起」和「共同」的价值是不能被贬低的。我希望各位就算喜欢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喝酒、一个人看电影和一个人旅行,也请不要对「一起」和「共同」的事情感到烦躁或毫不在意。如果各位心中能怀有一份「共同」和「一起」的温暖,把自己小小的力量用在需要的地方,不抛弃对周遭的关怀,或许不保证人生能变得比现在好很多,但至少不会变坏。不,我想人生会比现在还要好的,不是吗?在此抛出下列问题并结束这一堂课。

我们是否期盼着你的安好?
我们的社会是否期盼着邻居的安好?
你过得好是不是就等于我,以及我们都过得好?
蔓延在我们社会中极其严重的伤痛有谁能止得住?
我们是否其实知道答案却连解决的努力都不愿付出?

注释

[1]此处读音类似韩文的髒话。

最新文章
Yipit创办人:想给五年前的自己的建议
Yipit创办人:想给五年前的自己的建议2020-06-09
YMCA反其道而行 由孩子自己规划活动
YMCA反其道而行 由孩子自己规划活动2020-06-09
YOGA Tablet 3 Pro 2015 IFA 亮相 具备 70
YOGA Tablet 3 Pro 2015 IFA 亮相 具备 702020-06-09
Yohji Yamamoto x adidas 联手推出 Y
Yohji Yamamoto x adidas 联手推出 Y2020-06-09
YOHO MALL最新戏院 My Cinema !新界西首间
YOHO MALL最新戏院 My Cinema !新界西首间2020-06-09
YOHO Midtown三房1150万沽
YOHO Midtown三房1150万沽2020-06-09
最新文章